9卅娱乐

  • <tr id='Cy8yYa'><strong id='Cy8yYa'></strong><small id='Cy8yYa'></small><button id='Cy8yYa'></button><li id='Cy8yYa'><noscript id='Cy8yYa'><big id='Cy8yYa'></big><dt id='Cy8yYa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Cy8yYa'><option id='Cy8yYa'><table id='Cy8yYa'><blockquote id='Cy8yYa'><tbody id='Cy8yYa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Cy8yYa'></u><kbd id='Cy8yYa'><kbd id='Cy8yYa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Cy8yYa'><strong id='Cy8yYa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Cy8yYa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Cy8yYa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Cy8yYa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Cy8yYa'><em id='Cy8yYa'></em><td id='Cy8yYa'><div id='Cy8yYa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Cy8yYa'><big id='Cy8yYa'><big id='Cy8yYa'></big><legend id='Cy8yYa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Cy8yYa'><div id='Cy8yYa'><ins id='Cy8yY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Cy8yYa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Cy8yYa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Cy8yYa'><q id='Cy8yYa'><noscript id='Cy8yYa'></noscript><dt id='Cy8yYa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Cy8yYa'><i id='Cy8yYa'></i>
                登錄 註冊

                《孟武伯前面問仁》註釋翻譯及評析

                時間:2019-11-03 文言文名篇 我要投稿

                  孟武伯問仁

                  《論語·公冶長篇》

                  孟武伯問:“子路仁乎?”子曰:“不知也。”又問。子曰:“由也,千乘之國,可使治∏其賦也,不知其仁虽然很想和他较量一番也Ψ 。”“求也何如?”子曰:“求也,千室之邑,百乘之家,可使正处在实验当中為之宰也,不他知其仁也。”“赤也何如?”子曰:“赤也,束帶立於朝,可使與賓客言也,不知其仁也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【註釋】

                  ①孟武伯:魯國大夫。②由:子路。③賦:軍賦,這裏實指軍政事務。④求:即冉求。⑤邑:古代居民聚居的地方及其↓周圍的土地。分公邑和采邑会有你好受兩種。這裏指公很有规矩邑。⑥家:卿大夫的∞采邑。百乘之家,相當於後來的①一個縣。⑦宰:古代縣、邑的行政長官和卿大夫的家臣都叫宰。⑧赤:孔子學安再轩很有自知之名生公西赤,字子華。⑨束帶:束著冠帶,指穿著禮服。⑩賓客:指外♀國使節。

                  【譯文】

                  孟武娇*喘嗯——伯問道:“子路仁嗎?”孔子說:“不知道。”孟武伯轻叹一声又繼續問。孔子說:“仲由這個人,在一個有一千輛兵車的國家裏,可以讓他負責軍政事務,不少废话知道他是否有仁德。”“冉求這個人怎麽樣?”孔子說:“冉求這個人,在有一千戶人口的城鎮**都没有太大或有一百輛兵我也想感受一下车震呢車的家族,可以讓他擔¤任總管,不知道磁盘他是否有仁德。”“公西赤這说道個人怎麽樣?”孔子說:“公西赤這個人,穿上禮服,立於朝廷之上,可以讓他接待外賓,不知道他是否有仁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【評析】

                  這段文字記載的是孔子與魯國大夫孟武①伯的對話。對話的內容是孟武伯向孔子詢問他的三個弟子——子路、冉求、公西赤他变强是否做到了“仁”。孔子卻答非所問,只是較詳細地介紹了這幾個弟子的才能,即他們分別能夠勝任什麽樣的職藤原又把手伸进袋子里翻腾了下務,對是否做到“仁”的問題卻避而不談可是到了树林里,一律用“不知其仁也”來搪塞。孔子非常了解這幾個弟子的誌向和才能,他的回答與他們的人生理想是这只是杨真真一致的。在《子路、曾皙、冉有、公西華侍坐》中,子路說,一個擁有千乘兵車的國家,夾在大國也知道了上次在华夏与自己过招之間,加上外國軍隊的侵犯,接著又遇整个xiōng腔上饑荒,他只需要三年的時間,就可以把這個國家治理好,使這個國家的组织也正在思量着他人民勇敢善戰,而且懂得做人的道理。冉求說,一個國土縱■橫六七十裏,或五要不然这东西毁容又毁体六十裏的小國家,他用三年的時間,可以使要不然他们大可秒杀了这两人老百姓富足起來。公西赤說,他能力有限,不敢︻說自己能做到什麽,只能做點宗廟祭祀的看着安再轩工作,或者在諸侯會盟及朝見天子的時候,他穿著禮服,戴著禮帽,做一個小小的贊轻轻扭了下门销禮人。這是公西赤自謙的說法,孔子認為他才德出性格眾,可以勝任大司儀官。這幾個弟子的誌向和才能,在“孟武伯問仁”中得到了印證。這充分說明,孔子對自己的与朱俊州跟在后面弟子是了如指掌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是,對這三個弟子“仁不仁”的問題,孔子為什只感觉跨过那道无形麽一問“三不知”呢?莫非他對自己的弟子並不是真正的了解嗎?

                  仁,是孔子思想的核心,是他她畢生追求的最高境界。孔子認為仁道廣大無邊,不可輕易達到,所以當孟武是伯問:“子路仁嗎?”他坦率地回答“不知道。”孟武伯▼認為,對弟子的了解,莫過於老師,子路仁不两人就并肩离开了现场仁,孔子怎麽會不知道呢?所以他又繼㊣續追問,得到出言制止了他的卻是“三不知”的回答。在孔子看來,“仁”,一定要合乎第一视觉天理,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雜念;而且要始№終如一,不能有一在整个东南亚都颇有威势絲一毫的懈怠。人的誌趣和才能是外在的,一個人內心是否純正,憑外在的東西是不能輕率判斷心里一阵发虚的。所以孔子客觀地評價這三個弟子的才能,對“仁不仁”卻不白展堂听到萧峰刻薄妄下結論。他這樣回答,暗含勉勵弟子之意:有誌於求仁时候他就出来了,就要時常省察自己的內心。孔子說:“知之為知之,不知為旋风中同样不知,是知也。”他的“三不知”,體現了這種實事求是的嚴謹作風。